广州天鑫代孕公司移动版

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章节目录第35篇165:天津供卵代孕价格

一秒记:(小説20⒗):网址:ㄨiaoshuo20⒗cоm

——对不起,钮钴禄,他辜负了这三个字承载在他身上的重量,以及觊觎在他身上众望!

韩育豪不咸不淡的挑挑眉:“坐吧,你怎么了?”

林遇安拖开椅子慢慢地坐下,打起一口气,偏头看了看刚刚韩育豪写得东西,眼睛一亮:“嘿,大哥,这是谁的病历啊?”

韩育豪眉头皱了皱:“有事说事,是哪儿不舒服?”

林遇安挤出一抹笑,眨眨眼,语气故作轻松:“其实没什么,就是上回大哥你还记得,我问你的事儿不?”

韩育豪:“什么?”

林遇安回忆起往事:“就是我说你有没有见过男的怀孕的啊?”

韩育豪笑了出来,点头,说记得。

林遇安眼睛一亮,记得就好啊,于是他盯着韩育豪,期盼着等待着他说出下半句话。

谁知道等了几秒,韩育豪也同样看着他。

林遇安:“???”

林遇安大着胆子,有些不满道:“你不是说只要男的怀孕就把这个,嗯?这个,吃下去么?”

林遇安指了指韩育豪手上的病历本。

他靠一己之力让韩育豪眉头微蹙:“不是,林遇安,你今儿到底来gān嘛的?”

林遇安咬咬牙,呼出一口气,沉默几秒,一字一句道:“我怀孕了。”

气氛微微停了几秒,接着韩育豪嗤声笑了出来:“你怀孕就去妇产科啊,你来我这………你说什么?”

韩育豪的眉头吊起来,声音不紧不慢,但脸色就跟天气似得,说变就变。

见如此,林遇安心中的小人露出一丝猥琐的笑。

能否顺利地扳回这一局就看现在了。

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。

所以林遇安现在要做的,就是在韩育豪还没反应过来,字正腔圆道:“我怀孕了,是你们韩家的,是冬阳的。”

他眼睁睁地看着韩育豪眼神从复杂透顶慢慢变的眸色深深,下巴动了动,林遇安心中一慡,猛地厉声打断道:“上回来找你就是因为这事儿,早怀上了。”

韩育豪眼神滞呆,张口欲言,林遇安站起来猛地一拍桌子又打断:“已经确定是冬阳的了,对吧,冬阳,诶,冬阳呢?”

林遇安慌忙地四处看了看,却没看到房间里有韩冬阳,这个小机灵鬼啊!

这样下去,迟早会让人摸不着头发啊!

——蓦地,一声轻笑敲打在房间里,韩育豪无奈道:“不是,林遇安,是谁给你的胆子,编着这种谎话来骗我啊!”

林遇安瞬间双眼瞪大:“我没骗你啊!”

韩育豪轻轻叹了口气,扣上病历本:“好了,我知道阳阳为什么把你送来我这儿了。”

林遇安急了:“我真怀上了,你咋就不信呢?”

韩育豪勾勾嘴角:“我说了,要是有男的怀孕我就当着你面把这个吃下去对吧,林遇安,现在看来你对我意见很大啊!”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”

如果意见如山如海,那将是排山倒海。

林遇安憋着一口气,眼睛一眯,韩育豪啊韩育豪,是你bī我辣手催哥了啊,伸手掏出一张纸出来,搁在桌子上:“你自己看吧。”

韩育豪眨了眨眼,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桌子上的验孕单,才将信将疑地拿起来。

当韩育豪视线触及到验孕单上面的时候,林遇安感到屋里的气氛是这样变化的,慢慢凝固到僵硬到紧绷再到窒息,不行了,感觉有人从后面勒紧了他的后劲皮!

房间的气氛微妙,韩育豪眉头也慢慢皱得像小土堆似得,手指捏着验孕单,都泛青白了,之后就听到他一字一句道:“你说这是你跟阳阳的?”

林遇安赶紧点头。

韩育豪的声音硬得就跟生铁一样:“········你跟阳阳两人。”

林遇安心中小人笑得手臂乱颤,表面依旧淡定:“那个,大哥,我跟冬阳之间不是我先动手的,而且这不是重点啊,你跑偏了,你看这个,我就是来找你兑现承诺的,其实我说真的我对你意见也就芝麻绿豆点大,可是你知道我这个人心里就是有那么点点胜负欲,不过这都不是重点,重点是我怀孕了,是冬阳的。”

韩育豪喉结滚动几番,面色难看到有趣,眼眶都红了,林遇安能深深感觉到“养女二十五年一朝被猪拱”的痛心。

“林遇安。”韩育豪突然猛地站起来就要来拽他,“你现在跟我一起去妇产——”

话音一止,林遇安不知道他丈夫从哪儿冒了出来,在韩育豪身后一胳膊肘子横在他大哥脖子上抵住韩育豪,使他无法言语,一手捂着韩育豪的眼睛。

林遇安不敢置信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然后他眼睁睁看着韩育豪的挣扎在韩冬阳的蛮力桎梏之下,丝毫无法挣脱半分。

韩冬阳无声地用嘴型:快,宝宝,我坚持不住了。

林遇安艰难的咽了唾沫,他丈夫都对亲哥下手了,他有什么理由退缩不前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起桌子上的验孕单,就往韩育豪嘴里塞。

此刻,林遇安是多么庆幸房间的门是被关上的。

两人合力做完这件事后,林遇安就眼睁睁看到他丈夫像个伏地魔一样的消失不见了。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不愧是个小机灵鬼啊,就连他都没看到他丈夫是从哪儿出来又是从哪儿消失的。

“咳咳,林遇安,你。”韩育豪面色通红伏在桌子上狠狠咳了两声,从嘴里扯出一张纸,死死地瞪着他:“刚刚是你gān的。”

林遇安中规中矩的坐在对面,一脸无辜:“大哥,什么啊?”

韩育豪神情一滞,怀疑地盯着他:“你刚刚没看到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林遇安压抑着不安,摇头:“没有啊,我一直坐着,发生了什么啊”

韩育豪摸了摸脖子,感觉背脊一阵发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面色铁青地拿起手机就拨了个电话,林遇安也不敢留了,在房间扫视了一圈,没找着他丈夫,就溜了。

一出韩育豪的办公室后,林遇安就给韩冬阳打电话,电话刚响了两声——

“宝宝,快跑。”身后传来他丈夫急切的声音,接着他整个人就被人从后面横抱了起来,耳边听到韩冬阳慌忙的声音:“我大哥现在正在查监控。”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林遇安手环住韩冬阳的脖子,问了韩冬阳一个最重要的问题:“你进去藏哪儿了?”

韩冬阳:“我藏桌子下面了。”

林遇安:“我都没看见你。”

韩冬阳:“我匍匐前进的,差点爬错了房间。”

嗯,这是他丈夫,林遇安忍不住伸手捏住韩冬阳的脸:“……我们家阳阳真是个小机灵鬼。”

林遇安心中从来没有像此刻如此感激过韩冬阳的小机灵。

不知道是他丈夫疯了,还是他疯了。

不过不管是谁疯了。

林遇安现在只想对他丈夫献唱一首:感恩的心。

韩冬阳抱着林遇安风风火火从三楼冲到了楼下,将人放进车里,赶紧又绕去驾驶座,刚轰油门,林遇安就听到楼上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吼声:“阳阳,你的心是被狗吃了吗?”

林遇安伸出一个脑袋,看到韩育豪半个身子都伏在窗口,差点儿就看见了他,他连忙坐稳,扣上安全带,心神未定:“快,我们快走。”

第34章 第 34 章

车子轰了油门行驶到车流中, 林遇安都还能隐隐约约地听到韩育豪趴在窗沿上大喊:“阳阳,你给我回来,阳阳。”

那声音好不凄惨可怜, 比尔康伸手让紫薇不要走的时候还要可怜几分。

林遇安正欲开口说点什么, 这时韩冬阳的手机响了起来,用后脚跟想也知道是谁打来的。

韩冬阳单手划开,点了免提:“哥。”

“阳阳,你跑什么?”韩育豪的声音从对面传了过来, 林遇安通过手机都能明显感觉到韩育豪的怒气。

ㄒㄨㄒ20⒗ 十万完结书籍免费阅读下载

一秒记:(小説20⒗):网址:ㄨiaoshuo20⒗cоm

韩冬阳边开车边乖乖道:“哥, 宝宝跟小宝宝都不舒服,我先带他们回家休息一下。”

电话对面怔了几秒,林遇安觉得以韩育豪的智商应该反应过来了,所以接下来他的语气也有些不敢置信:“?你叫谁宝宝呢?”

韩冬阳:“当然是遇安啊。还有哥,今天我不是故意的,是因为之前你跟宝宝打赌你输了, 你还记得吗。如果哥你很生气的话我先跟你道歉, 对不起。”

韩育豪在另一头的声音明显一噎:“·······这事我不是怪你, 但你现在马上回来,把事情解释解释,你们不是马上就要离婚了吗?”

韩冬阳拒绝:“不回来, 宝宝怀孕了, 需要好好休息,他不喜欢医院,我要带他回家, 我不跟你说了。”

韩育豪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林遇安在一边看着韩冬阳毅然决然地把电话挂了,仿佛能够想象到韩育豪现在的心应该是碎成几大半了。

一想到这里,就忍不住唇角上扬,同时也忍不住在心里怒捶自己:林遇安你可真是个坏男人!

你害得亲兄弟决裂!

你怎么能这么坏啊!

你这样是不对的!

可是好慡啊!为什么有一种只要这样下去,高寿一百岁都不是什么难事儿的感觉啊,果然俗话说得好:好人不长命,坏人遗千年啊。

想着想着林遇安就偷偷瞄了好几眼韩冬阳,只见韩冬阳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全心全意开着车。林遇安满足地揣着一颗蹦蹦跳跳的心回到家,他还没解开安全带,韩冬阳就下车绕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拉着他直奔到卧室里,反手将门一关,双手扶住他的肩,被动的被安置在凳子上。

韩冬阳蹲在地上,像一只摇着尾巴迫切求主人表扬的二哈:“宝宝,我今天的表现怎么样?”

看着他丈夫认真的表情,林遇安笑着伸出双手捧住韩冬阳的光滑的脸蛋,四目相对,毫不吝啬夸赞:“我们家阳阳今天表现得好棒啊!”

韩冬阳眼睛一亮,长长的睫毛边煽风边点火,眼波柔柔:“那我的奖励呢?”

林遇安会心一笑,心道原来闯了一路上三个红灯,马不停蹄地赶回来就是为了这个啊!

林遇安眼睛微眯,看着那张又软又红的唇,内心稍作叹息,果然是好久不曾认真谈恋爱了,这会儿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从山上面下来没见过世面的山顶dòng人,居然有些期待。

林遇安将身体前倾了一点,舔舔唇,示意:“嗯。”

韩冬阳见到他这个动作,也抿嘴一笑,然后——

伸出两根白皙的手指并拢,先在自己唇上印了一下,又跟盖章一样往他的唇上印了一下,再放在自己唇上,狠狠地亲了一下,最后羞涩又满足:“我拿到了。”

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林遇安一时失语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接着眨眨眼:“?”

然后疑惑:“你这是?”

看到韩冬阳喜难自抑的表情最后恍然大悟:“这就是你说的奖励?”

如此单纯的奖励,害得他期待了许久,在心底涨起来的cháo水迅速褪了下去,只剩下了一块gān涸的沙滩跟一条因为太期待而渴死的鱼,那条鱼叫林遇安。

笑不出来,一点都笑不出来啊。

他面前这个人简直就是语言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侏儒啊!

房间气氛微妙。

“…………这个奖励真让我惊喜又意外!”林遇安内心翻了个白眼。

韩冬阳,你读了那么多书呢?这么这会儿不拿来实习一下你准备等到什么时候啊?能不能用成年人的方式奖励啊?

要不要提醒一下,有必要,极其有必要,林遇安正欲开口,包里的手机就响了,是他妈打来的,还没接。

就听到韩冬阳的电话也响了。

然后家里的座机也响了。

林遇安拿着手机,跟韩冬阳对视,眉头一皱,意识到这事情不简单!

···

的确如他们所想,事情不简单,他们从医院离开后,韩育豪气得在医院差点儿厥了过去。

立刻就打电话给了大姐韩婕,韩婕知道两人不离婚,还得知林遇安怀孕了,连忙就打电话给了叶姝丽,叶姝丽则告知了韩父,韩父立即打电话给了林父跟林母。

消息散播快得跟5G流量一样,绕了地球一圈所有人都知道了。

于是当天下午,林遇安跟韩冬阳哪儿也没去,两人端庄大方地坐在沙发上看着茶几,放在茶几上的是一个iPad,屏幕上是开的双方两老群聊视频。

叶姝丽在视频中喜眉笑眼:“亲家母,恭喜恭喜啊!当奶奶了!”

林母在视频中喜不自禁:“同喜同喜啊!”

韩父在视频中喜笑颜开:“亲家公,也恭喜你啊!升级当爷爷了!”

林父在视频中喜上眉梢:“同乐同乐!”

林遇安看着屏幕上一派天伦之象,他们父母就差举杯互相祝贺了,一个梗接着一个梗,一个包袱一个包袱的抛,跟听相声似的,当中毫无他跟韩冬阳能插上嘴的地方。

他们只能听着,一个视频就开了有一个小时。当然,除了双方父母开心之外,还有吴妈,要不是市区禁止放鞭pào吴妈差点就去买了三千响大地红回来了。

总之,一句话,那就是怀孕这件事,认识他们的人都知道了,每个信息,每个人的嘴里,见面第一句话,就是恭喜恭喜恭喜你啊恭喜恭喜恭喜你········

林遇安躺在chuáng上说完最后一个电话,就感到身心疲倦了。

这已经第三天了,从他怀孕的消息一传出去,他的七大姑八大姨,韩冬阳的七大姑八大姨每个人都打来了电话,就跟过年似的祝贺。

累,心真累。

至于当中是不是真的祝贺还是猎奇他一个男人怎么会怀孕的,林遇安不知道,他也没管那么多了,回答对方都已经靠得是肌肉的记忆力去答复的,他也俨然感觉自己成了一个10086的客服,只不过好的是不用要对方打五星来评判他此次的服务。

林遇安叹了口气,气刚刚叹到一半——

“宝宝——”从楼下传来一声呼唤,林遇安眼珠子动了动,然后一个鲤鱼打挺,开门:“怎么——”

话音戛然而止,林遇安看见客厅的时候,第一个想法是:天,他是到了绿野仙踪拍摄地?

第二个想法是:好绿啊!

而他丈夫站在常青树中间更是绿的发亮,绿的耀眼。

韩冬阳站在客厅有些委屈:“你是不是往家里订绿植了?”

林遇安顿了顿,看着一客厅常青树他有些摸不着头脑:“没有啊!”

就算他订绿植也不会订常青树啊!

韩冬阳皱着脸:“那是谁送这么多常青树来挑衅我?”

第35章 第 35 章

林遇安下了楼, 这两天送到他们家的礼品很多,不过大多数是属于食物,送常青树倒是很少见, 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的出事。

因为常青树被他们家拉入黑名单, 其中缘由两人心中自知。

问吴妈,可吴妈说她也不清楚,她签收的时候还以为是家里的两位先生订的,心里也诧异为什么订这么多, 家里都放不下了。

林遇安从厨房出来, 就见韩东阳脸色不好的坐在沙发上,抿着嘴,双手环胸,目光死死地盯着屋子里的常青树章节目录第35篇165:天津供卵代孕价格,像是在跟常青树在暗中较劲。

忽然韩冬阳抬头望着他:“宝宝,我觉得有人在跟我下挑战书。”

“想多了吧!”林遇安坐过去, 猜测道, “或许是在祝贺?”

“不。”韩冬阳一口否定, 面色沉沉,“谁会这么祝贺啊!”

看到他丈夫这幅模样,林遇安知道他肯定又在心里想什么了, 手刚刚搭上他丈夫的肩, 准备说什么,手机就响了。

拿起来一看,是施嘉, 打电话给他gān嘛!

林遇安微微皱起了眉,犹豫几秒,当着韩冬阳的面接了起来。

施嘉轻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:“安安,你丈夫呢?”

ㄒㄨㄒ20⒗ 十万完结书籍免费阅读下载

一秒记:(小説20⒗):网址:ㄨiaoshuo20⒗cоm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看了看客厅里的常青树,再加上施嘉一开口就问他丈夫,好了,不用猜了,他知道是谁送得了。

“诺,罪魁祸首。”林遇安二话不说地将手机递给韩冬阳。

韩冬阳:“?”

“是施嘉。”

林遇安将手机塞进他丈夫手里,起身去了厨房,叫上吴妈帮忙将屋里的常青树移到院子里。

而韩冬阳在客厅里拿着电话就开始pào语连珠的不停轰炸,就跟一颗植物似的嘴里连续吐豆子,火力十足地大战对面的僵尸,头顶上仿佛也长着一颗太阳花不断的吸收着光源。

吴妈听见都不禁好奇:“韩先生这是怎么了?”

林遇安将盆移成一排,常青树绿油油的叶子,让人心旷神怡,声音带着笑意:“没什么,就是有人在挑衅他。”

其实对于林遇安来讲,他并不认为施嘉是真的在追他要跟他死灰复燃,可能对于施嘉来讲,或许追他还不如能直接惹他丈夫生气来的让他更开心。

他跟施嘉之间清白的比牛奶还清白,完全不可能会有任何一点枯木逢chūn的迹象,可是“前男友”这三个字是每个现任的雷区,所以林遇安能想象出他丈夫发现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着,有多么跳脚。

林遇安将常青树全部移到院子里,满意地拍了拍手,就看到他丈夫气冲冲地挂了电话,拿着车钥匙要出门。

“你去哪儿?”林遇安仿佛看到他丈夫头顶上生机盎然的太阳花枯了。

“我出去一趟。”韩冬阳说完,转身跟吴妈jiāo代了两句,吴妈听着连连点头。

林遇安问:“你准备gān嘛去啊?”

韩冬阳:“三儿欺人太甚了,我要给他教训,让他认清现实。”

“三儿是谁啊?”林遇安问完这句话,韩冬阳已经开着车出门了。

林遇安站在原地,迈步走进屋里:“吴妈,刚刚他跟你说什么了?”

吴妈也是一头雾水:“韩先生说让我准备一个篮子给他,在切一些肉!”

林遇安:“?”

林遇安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跟施嘉打了个电话,提醒他小心一点,施嘉在对面笑得很放肆,林遇安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你没事欺负他gān嘛啊?”

林遇安心底还是偏向韩冬阳的,至少见不得他丈夫受委屈,有一种自己的人自己能欺负别人不能碰的占有欲,他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了!

或许是因为韩冬阳帮了他,这几天韩育豪连个电话都没给他打,林遇安想韩育豪大概是一时间接受不了他跟韩冬阳的事,这会儿不知道躲在哪儿伤心呢!

林遇安说了施嘉几句,就把电话挂了。

吴妈已经找了一个篮子出来放在客厅里,还让林遇安看了看,合不合适,林遇安也猜不出来他丈夫要做什么,所以只能说就这样吧!

半个小时后,韩冬阳就提着一个黑色袋子回来了。

站在外面,喊道:“宝宝,快来帮我一下。”

林遇安正躺在沙发看新闻,听到声音一下子坐了起来:“你这是去gān什么了啊?”

韩冬阳带着一双黑色的塑胶手套,站在门口:“宝宝,帮我把篮子拿出来。”

林遇安连忙将篮子拿出去,听见袋子里有声音,韩冬阳将袋子往篮子里面一塞,又让吴妈切了些肉出来,扔在里面,将袋子封起来。

林遇安被他丈夫一系列动作弄得不明白:“这什么啊?”

韩冬阳将黑色的手套脱了下来,扔在了垃圾桶里:“我送给小三的礼物,这叫礼尚往来。”

林遇安:“?”

林遇安不知道他丈夫去gān什么了,问韩冬阳他也不说,直到晚上吃饭的时候,林遇安坐在桌子上接到了施嘉的电话。

施嘉在电话对面都快哭出来了:“林遇安,让你丈夫接电话,他至于这么对我吗?我就给他开个玩笑。”

林遇安看了看韩冬阳,韩冬阳眼里含着笑,大概是猜到了施嘉的电话,凑过来特别欠抽地说了一句:“活该。”

施嘉在对面中英混合大骂,最后韩冬阳把电话直接挂了。

“你到底给施嘉送什么了啊?”林遇安好奇的不行,听电话里面施嘉的声音都破音了。

韩冬阳看着他,认真道:“我告诉你,你不能说我。”

林遇安连忙点头,他现在都好奇死了,怎么会想到说他呢。

韩冬阳深吸了口气,缓缓道:“我就是给他送了几只癞蛤蟆,提醒他不要想吃的天鹅肉。”

林遇安:“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”

空气中安静了几秒,林遇安眨眨眼,猛然地狂笑出来了声来,见鬼的癞蛤蟆吃不到天鹅肉。

鬼知道,施嘉这辈子最怕就是青蛙一类的,不管是不是有蛤蟆想吃天鹅肉的寓意还是单纯想吓施嘉,韩冬阳这一招误打误撞直接就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第36章 第 36 章

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, 他丈夫大概是因为成功将施嘉打压住了,整个人看起来都jīng神焕发。

林遇安觉得有些对不起施嘉,于是趁这韩冬阳洗澡的时候去阳台悄悄给施嘉打了个电话, 施嘉在对面说话的时候, 嗓子都是哑的,林遇安猜可能是嚎哑的。

林遇安跟施嘉聊了会儿,告诉他肚子里的孩子其实就是韩冬阳的,当初是他没想起给他一起上chuáng的那个男人是谁, 才闹出来了这个笑话。

施嘉在对面愣了好久, 才甩了个字过来:“操!”

施嘉说:“那你们不是都要离婚了吗?这是打算不离了?凑合着过下去了?不是我说,安安,靠着孩子维系下来的感情是不长久的,赶紧把你丈夫踹了,跟我过吧,我带你去làng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。”

林遇安叹息:“施嘉啊, 会有更好的人适合你的。”

施嘉不服气:“我是哪儿比不上韩冬阳吗?”

林遇安一时陷入了沉默, 比不上吗?

就在愣神的期间, 林遇安听到卫生间的门开了。

“我不跟你说了,挂了。”林遇安匆匆将电话挂了,回到房间的时候便看到韩冬阳手里拿着一根毛巾, 一边擦头发一边接叶姝丽打过来的电话。这个时候叶姝丽一般都是来询问他们宝宝的情况。

这几天来, 林遇安接他妈的电话都快接疯了,可是看到韩冬阳一会儿就变得羞涩的表情,还是有些好奇地凑上去了几句, 叶姝丽差不多都是说关于怀孕的注意事项,林遇安听了会儿觉得无聊,拿着衣服便去卫生间洗漱。

关上门,林遇安站在镜子面前,低头看了看肚子,他觉得好像怀孕跟没怀孕是没什么区别的,除了孕期反应大了点,几乎没什么太多的感觉。

洗漱完林遇安换上睡衣出来,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,就感觉房间chūn暖花开了起来。

韩冬阳已经挂断电话,乖乖地躺在chuáng上,贝齿咬住红唇,手指紧紧攥住被褥,目光灼灼地望着他,神情欲拒又还休。

不得不说,此情此景,极像等待他宠幸的妃子——韩娘娘!

林遇安脚步一顿,眼睛眯了眯,这两天他丈夫每晚睡觉求亲亲都已经习惯了,林遇安也没惊奇,笑着坐过去,捏了捏韩冬阳的脸:“我们家冬阳这是思chūn了?”

韩冬阳眨了眨眼,迟疑道:“········宝宝。”

林遇安挑眉示意有话就说。

他丈夫似是很不好意思似的,耳根子通红地说:“那个胎jiāo是什么姿势啊?”

林遇安:“?”

林遇安蹙眉:“胎jiāo?”

恕他孤陋寡闻,没有听过胎jiāo这个姿势,不过·········

韩冬阳指了指他的肚子:“·········刚刚妈在电话里说让我们平时做一下胎jiāo。”

林遇安低眉思索了一下,还没想个明白,突然一个人影一下子扑了上来,林遇安猝不及防被压在了chuáng上,韩冬阳心情有些激动,像只泰迪在他身上拱:“是不是就是我们之前在酒店里面做的事啊?”

ㄒㄨㄒ20⒗ 十万完结书籍免费阅读下载


永州代孕多少钱 (责任编辑:admin)